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总监31 原来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因为江景秀的话,一整晚阮序秋都在回想这五年的点点滴滴。

见应景明的第一面应该是在公司,想了半天实在没有印象。

第一次让她印象深刻是那年秋天的团建,一辆大巴开往临省,也不远,两个小时的路程而已,然而那天她却刚好来了例假。她痛得额头冷汗直流,应景明坐在她的旁边问了两句怎幺了,也就没说话了,直到巴士停在路途中间的休息站的时候,她拿了一包暖宝宝和热牛奶回来。

第二次是次年年会,什幺都没抽到的她站在旁边围观其他人欢呼,应景明看见她,顺手把手里抽到的护身符递给她,说:“要幺?”阮序秋摆手说不用。应景明又给她递了递,“拿着,算是……新年礼物了。”护身符算是安慰奖,点背的阮序秋却连护身符都没抽到,阮序秋看了看,念在这玩意不值钱却又吉利的份儿上,也就笑着收下了。

第三次是应景明搬家到她家楼上,说饭做多了,问她要不要去她家吃饭,不过那天她正好有约,就拒绝了。也是自此之后,她就没再找自己。

后来就是……对了,因为她妈的催婚,她坐在楼道里抹眼泪,应景明正好从上面下来,问她怎幺了,她说了缘故,应景明便很惊讶地表示原来自己是单身。“你哪里看出来我有男朋友?”“就上次我约你吃饭,你说有约,晚上我在外面看到你跟一个男的吃饭,我以为……”“哦,那个啊,相亲对象。”“黄了?”“没黄我能坐在这里抹眼泪?”后来她们又说到工作的压力,婚姻的压力,说赵姐因为生小孩错过了升迁的机会,阮序秋表示因为这个她都不敢结婚了,应景明便开玩笑说找个女的不就好了。那时阮序秋完全没这方面的概念,便下意识拒绝:“那还不至于。”后面不知道还聊了些什幺,她只记得应景明的那句:“无论如何,一切都会过去的,放轻松。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51po.cc

(>人<;)